历史上有哪些花样作死?

时间:2016-10-12 03:00 点击:

不请自来答一发。纳粹德国短暂的作死史上答主只佩服两个人:一个是奥古斯特·兰德梅赛,一个是阿尔伯特·戈林。

20世纪30年代初,德国纳粹党的势力迅速扩张,希特勒及其伙伴纷纷攫取高位。1935年,深得希特勒信任与器重的赫尔曼·戈林升任德国空军总司令。到了1941年,戈林炙手可热,可说是仅次于希特勒的二号人物。让志得意满的戈林头疼的只有两件事。一是盟国的强力抵抗,二是弟弟阿尔伯特的花(ren)式(dao)作(zhu)死(yi)行为。

与醉心于纳粹理想的哥哥不同,阿尔伯特对杀犹太人那一套并不怎么上心。一方面是因为他不太喜欢纳粹党滥施暴力,另一方面是因为他爸爸可能就是个犹太人。1894年,他的母亲和犹太贵族赫尔曼·冯·爱泼斯坦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。次年阿尔伯特出生,爱泼斯坦做了阿尔伯特的经纪人,啊不对,教父。

这是犹太人爱泼斯坦:

这是阿尔伯特·戈林:
他们究竟是不是父子还有争议,但是看这长相,答主反正是信了。

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,阿尔伯特的第三帝国作死之旅也是从鸡零狗碎的小事开始的。有一天他看见一帮犹太人妇女被警察逼着擦马路。他二话不说,脱下外套就跪在路边跟她们一起擦。警察冲上前去正要教训一下这个不知死活的傻逼,发现作死的不是别人,是戈林元帅的弟弟,一下子没了脾气,把阿尔伯特跟犹太人妇女都打发走了。

阿尔伯特从前做买卖时的老板是个叫奥斯卡的犹太人,被抓进了集中营。阿尔伯特以大哥的名义出面要人,不光救出了奥斯卡,还把他一家老小都安全送出了德国。戈林听闻此事吓得要死,赶紧把弟弟送到捷克斯洛伐克的一家工厂上班,免得他在德国继(xing)续(shan)作(ji)死(de)。

到了捷克斯洛伐克,阿尔伯特的作死行为变本加厉。他不知怎么的联系上了当地的反纳粹游击队,一言不合就邀请他们来破坏自己的工厂。他还想方设法伪造了一大批带有大哥签名的通行证,发给犹太人和被纳粹迫害的异见分子,让他们逃往外国。在阿尔伯特的精心管理之下,工厂三天两头就被游击队破坏,工厂被破坏就要人修,要人修就开卡车到集中营拉犹太人,拉犹太人回来的路上卡车就抛锚,卡车一抛锚,车上的犹太人就拿着假通行证跑路了。

阿尔伯特这么作死,成功地引起了盖世太保的注意。盖世太保上门查他的水表,阿尔伯特十动然拒。他通过门缝递出一张小纸条,上面写着

以后有事找我大哥,大哥可以帮助我解决任何事情。

做大哥的戈林就这样老老实实跟在阿尔伯特后面为他擦了一路屁股。到后来戈林对权力的痴迷近乎变态,弟弟以自己的名义花式作死反而成为了他炫耀权力的一种方式。兄弟两人也可说是各取所需。

1945年纳粹德国覆灭,阿尔伯特被推上审判战犯的法庭。不少犹太人出庭为他辩护,让人大开眼界。但他终究难逃牢狱之厄,度过了两年多的铁窗生涯。背负着戈林这个沾满血腥的姓氏,阿尔伯特出狱后找不到工作,生活困顿,一度陷入抑郁,沉溺于酒精无法自拔。得益于从前的种种作死行为,他在纳粹大屠杀幸存者们的帮助下安静地度过余生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